进柬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,联系管理微信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8650|回复: 0

暗访柬埔寨按摩女郎:那些不为人知的辛酸

[复制链接]

3075

主题

318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0661
发表于 2019-12-3 09:1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焦点播报
  

      除了赖账的嫖客和警方突袭外,街头按摩师无论是否涉及性行为,每天都要面对性虐待和性暴力。柬埔寨性别与发展部执行主任罗斯·索菲普表示:“所有这些女士都在闭门工作,没有人知道这些门后会发生什么”。



在柬埔寨,提供性服务是非法的,但却很普遍。

特殊的工作性质让她们不得不躲在幕后,甚至要靠理发店和美容院的掩护。

但是,那些在街上的小按摩院工作,只赚取微薄利益的女人呢?她们面纱后面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

泰格·里尼斯作为卧底潜入按摩店,与按摩店女郎接触,记录了这群金边“白天蝴蝶”的生活。在这次记录中,他感受到了贫穷、斗争和暴力。

(为阅读的流畅性,全文以第一人称“我”展开叙述)



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和家庭

中午刚过,我就到了430号大街一家店。

店前有一个满是灰尘的牌子,上面写着“拔火罐和按摩——10000瑞尔”。

四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坐在屋子里的两张长沙发上,有的在化妆,有的则用手机看泰国肥皂剧。

我进去说要按摩,其中一个大概三四十岁的女人看着我,让我选一个。

我选择了其中一个女人。

那个女人站起来把我领到二楼的一个小房间。

在路上,我可以看到尘土飞扬的地板和灰色的墙壁。

有一次,一只老鼠从我身边跑过,另一次,我躲开了一只蟑螂。

在二楼的房间里,没有床,只有一张床垫,上面放着一个印有花卉图案的枕头。

这个女人的名字阿雅,她让我躺在床上,开始按摩我的背。

但过了一会儿,阿雅停下来接了一个电话,她的母亲告诉她,现在需要一笔钱支付医疗费,因为侄女刚刚发生了交通事故。

阿雅回应说,她现在身上没有任何的钱,但会从的“客户”(我)那里赚取一些。

挂了电话后,她问我是否想做“别的事”。

“我用手要收5美元,用嘴要收10美元,一共要花15美元,包括保护费”她告诉我。

相反,我坦白了,告诉她我是一个只想采访她的记者。

她同意了接受我的采访。

现年33岁的阿雅5年前与“懒惰酗酒”的丈夫离婚后,离开波萝勉前往金边一家制衣厂工作,留下两个孩子和一个孤儿侄女由母亲照顾。

然而,光靠工厂的工资,她并不能养家。

后来,一些朋友介绍她到一家街边按摩店工作。

她说:“我们四个人租房子做生意,每月共同付500美元的租金。”。

阿雅说,一开始她只为男性客户提供按摩服务,每月的收入只有300-400美元。

不久,她的朋友们就告诉她,想要赚两倍的钱,就要为男人提供了“特殊服务”。

“当然,作为一个高棉女人,我不喜欢我正在做的事情,但我需要钱养活我的家人,”阿雅边哭边说。

“这是我让孩子们上学的唯一办法。因为我年轻时并没有机会学习。”

阿雅说,她的大多数客户都是工人或司机,他们通常在午休时来。

但有时她会接待“想体验第一次性体验”的十几岁男孩。

一天生意好的话,会有五个客户找上门。

但她说,这些收入比在夜店工作的年轻漂亮的女性要少。

阿雅说:“我不像他们那样年轻漂亮,我知道等我老了就赚不了钱了”。

“我现在正在存钱,以便日后能开家店。”她接着说。

丽达是另一位街头按摩师,她说她也提供性服务,对象主要是卡车或出租车司机,但她对工人丈夫隐瞒这件事。

费丽达说:“人们批评我们,称我们所做的不是高棉妇女应该做的事情。但是,这些人不能养活我和我的家人。”

“有一次,一个客户的妻子发现他来找我。她打我的脸,叫我’荡妇’。

回到家,我丈夫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我告诉他我出了交通事故。”

当然,并非所有的街头按摩师都提供性服务。

有些人只做刮痧、拔火罐和一些基本的按摩。

其中一位,29岁的库什泰瑞说,她从来没有越界过,一次也没有。

然而,她的一些客户把她当作“妓女”。

“有些客户让我和他们上床,但我总是说‘不’,有人甚至骚扰我。但我总是告诉他们,我只帮他们提供按摩服务而已。”



危险的工作

阿雅和丽达都说,出现过很多情况,有些客户都不付钱。

虽然损失了金钱,但他们不能寻求警方的帮助,因为她们所做的是违法的

“如果我们报警,我们可能会被逮捕,”阿雅说。

丽达说:“有一次我甚至被一个自称是警察的人勒索。

“他强迫我免费和他发生性关系,否则他会回来强行关闭我的店铺。我不确定他真的是个军官,但我还有什么选择?”

警察突袭按摩店在柬埔寨并不罕见,尤其是在金边、暹粒和西港等城市中心。

事实上,当地媒体的报道相当频繁。

当一家按摩店遭到袭击时,里面每个人都会被逮捕,而避孕套通常被作为“证据”扣押。

无论如何,这样的生意到处都存在。

除了赖账的嫖客和警方突袭外,街头按摩师无论是否涉及性行为,每天都要面对性虐待和性暴力。

柬埔寨性别与发展部(GDC)执行主任罗斯·索菲普说:“所有这些女士都在闭门工作,没有人知道这些门后会发生什么”。

索菲普解释说,尽管卖淫被称为“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”,但是柬埔寨几百年来一直未能幸免。

她补充说:“提供性服务被视为违背高棉妇女的社会规范和价值观。”。

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2016年的一项估计显示,柬埔寨约有34000名妓女,其中许多是越南人。

2008年颁布的《禁止贩卖人口和性剥削法》惩罚了妓院的管理者。与此同时,2000年成立的妇女联盟者,一直在倡议修改2008年《法律和人权法》,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条件。



索菲娅还说:“这部法律(关于禁止贩卖人口和性剥削)不仅影响性工作者的生意,也影响他们的幸福,主要是剥夺了他们学习抵御性病和不良客户的机会。”。

与此同时,我采访过的一位街头按摩师透露,她是从他的一位客户那里得到乙型肝炎的。

索菲普说:“无论他们在哪里工作,在按摩院,在KTV或在开放的妓院,这些工人都需要更好的权利,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。

“要做到这一点,每个人都必须改变把他们当作越轨者的态度,共同帮助他们。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进柬网

GMT+8, 2020-4-6 14:35 , Processed in 0.38500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